手机版 | 微博登录 | QQ登录 | 登陆 | 注册 | 投稿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章荟萃 > 其他文章 > 文章 当前位置: 其他文章 > 文章

凤凰城与五龙庙的传说

时间:2020-10-02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作者: 孙克战 在线投稿
- 小 + 大

凤  凰  城  与  五  龙  庙  的  传  说(今年是我的家乡平陆老县城因国家建设黄河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淹没黄河底70年。伫立老城旧址,碧波荡漾清水粼粼,全然没有了当年的景色,偶尔间残垣片瓦散落在河水边,才使人想到曾经的历史和辉煌。此文根据当年乡邻间断的传说和轶事整理而作)               登平陆城楼作                                    唐.王维                井邑缚岩上,古亭云雾间。高城眺落日,极浦映苍山。岸火孤舟宿,渔家夕鸟还。寂寥天地暮,心与广川阔。在老县城的吴家胡同城外,有一户麻姓人家,主人叫麻天黄,虽是庄户人家,却是上知天文下晓地理懂阴阳勘风脉。古话说得好:穷算命富烧香,颠颠倒倒问阴阳。那时候的人绝大多数都是贫困人家,又没有文化知识,所以痲老头的生意倒是过得去。反过来说算命勘坟的人大多是十不全,麻老汉的眼睛早早就不好使,而且妻子也早就病故了,给他留下挨肩五个儿子,一家六根光棍那日子过得是相当的艰难。幸好那时的生存条件马马虎虎,权当猫狗养着,五个儿子本本分分也就几个长大了,到给老大娶了媳妇后这个家才算有了一丝生气。这一天麻老汉和往常一样早早地就在城里摆上摊,身边的那款揽生意的条幅上虽经日月洗涤,但上面的字还是清清楚楚的:甘罗早发子牙迟,范丹贫穷石崇富。颜回彭祖寿不齐,生来八字各有时。渐渐的天大亮了,街道上也热闹起来。一道声音在麻老汉的耳边响起:先生,算命吗?见有了生意,麻老汉赶紧问道:是算命还是看坟地?对方伸出一只手放到卦桌:算命。朦胧中麻老汉抓起对方的手,一点一点摸着,摸着摸着越来越惊,好半天他呻吟道:请先生靠近一点,我再看看您的骨相。对方没再说话,往前挪了挪凳子,依言而坐。麻老汉仔细反复地给对方相了面,然后松开对方的手,好半天也不说话。哪位算命的人见到麻老汉的表情,问道:敢问先生有什么难言之处?麻老汉咂巴着嘴半天才道:官人是听真话还是听好话?对方一听麻老汉改了称呼,眼睛里闪出一道惊讶之光,但马上又恢复了平常神色:先生,真话怎讲好话怎说?麻老汉犹豫了半天才道:说真话我观先生手掌厚实,食指长过中指上节半部,何况掌厚指丰指长掌短,再观先生头生贵骨额头高耸,双耳贴脑鼻如悬胆,实乃是官场之人,何苦来到这风尘世界讥讽作践我这手艺之人?讲真话先生您人中偏斜鼻孔冲天,嘴小紧口眉毛凌乱,实在是……麻老汉摇了摇头不再往下说了。再看那位算命的汉子面红耳赤一言不发,往桌上扔里几枚铜钱转身而去。麻老汉呆呆的坐在哪里,连边上的人和他打招呼都感觉不到,过了一会他匆匆收起卦摊便回了家。这一回家麻老汉便病倒了,而且一天比一天重,卧床不起水面不进。这可愁坏了一家人。这天老大媳妇高文香端来一碗酸汤面,后面麻家的几个孩子也都跟了进来,全都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高文香将碗放在影墙上(当地土炕边沿用青砖垒的隔挡,一般与火炉相通,旧时的女子吃饭时上不得桌子,就趴在影墙上用饭),望着炕上闭着眼的老公公问道: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出去一会就成了这幅模样。麻老汉好半天才长长吐了口浊气,望着炕下的众人无力地说道:哎,我闯下大祸了,我闯下大祸了,命不久也,命不久也。几个孩儿一听此话惊慌失措,胆小一点的脸色都变了。唯独高文香神振情定:好好的说的哪门子不吉利的话。咱家一不偷二不抢,邻里和睦与世无争的,哪来的大祸。呸呸呸……这高文香本是县城东一个名叫高家嘴小山村的姑娘,自小就与众女子有着不一样的性格。古时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是在家绣花描红。而这个高文香不仅性格泼辣而且读书作文,颇有一副好男子的本事和见识,常言道好汉怕急汉,急汉怕赖汉,赖汉又怕不要命的。这一来二去附近庄上的都不敢娶这个姑娘。麻老汉有一次出门给人看坟地偶尔遇见高文香,看这女子虽然野道一些,但是丰颌重颐面目清秀鼻梁低垂,实是一位理家主事的女子。再想想自家几个男儿由于自己一年总在外奔波疏于管教,一个个老实疙瘩走不到人面,所以就上门提亲为大儿子娶了高文香。这文香到了麻家后也真是一把手,不仅将家里打理的条条有井,而且带领麻家众兄弟日出做田农闲卖柴,这才使得麻老汉身无后顾之忧,一天里在县城街道摆摊消闲度日。(高家嘴庄原是和作者一个村子.上世纪八十年代才分为两个行政村的。在这个村里有一个奇怪的自然现象,别的地方的蛐蛐叫得再欢,一进入高家嘴的地域,全部哑雀无声。当作者第一次听到这个传说时非常好奇也非常怀疑,就相伴一个同龄人在秋天的一个晚上捉了一大袋叫唤的蛐蛐趟过分界线的一条小溪将蛐蛐全部倒在高家嘴的山坡上。说来也怪,那些欢叫的蛐蛐一下子变成了闷葫芦,漆黑的夜里寂静的瘆人,只有沟里的芦苇丛里有着青蛙的鸣叫声,一声高一声低的挺吓人,我们两个头发根发毛,一溜烟的跑了过来。这个现象据说是高文香少女时有一年秋天在外纳凉,蛐蛐在墙根旮旯叫个不停让人心烦。高文香一时气恼就说到:这讨厌的蛐蛐真是烦人,不要叫了不要叫了。从此后高家嘴再也听不到蛐蛐的叫唤声了。因此多少年来高家嘴人出来都骄傲地说他们村是出娘娘的地方,闲音莫扰)。却说麻老汉听了儿媳的话,叹息了一声说道:你不知道,我惹上了官府的人了……于是他将前几天的事说了出来。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因为父亲的卦象一贯非常准的,再加上县衙里刚刚调来一位新的县官,是外地的人,联想到那人的口语,那是肯定无疑。一时间全都手足无措。老大痲诠见到父亲这等模样心中不忍,思忖半天才吞吞吐吐道:爹,您老给人看了一辈相,找了一辈子的坟地,咱们家却连一块像样的坟地也没有。您看我们弟兄几个也过不到人前,趁着您老的身体还硬朗,您能不能给咱家找上一块风水宝地改改咱家的运道。一听此话众位弟兄七嘴八舌呱呱噪噪的。但都和大哥的意思一样。麻老汉直直的盯着一众儿女,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一咬牙吩咐儿子将大门掩住,咬牙切齿道:好吧,富贵险中求。你们听好了,干我们这一行的泄露天机太多都会遭到报应的,因此但凡是算卦看坟的十人九不全,你们的娘早早就死了,我也是个半瞎,这都是报应。就这都还是每次点脉都故意歪上几分。你们没听我常说的阴阳不能看十分,看了十分遭血灾;点脉不能点正脉,不是眼瞎就是聋。我自知活不了几天了,你们记住,我死后不得报丧不得发葬,只是在夜半三更将我的棺椁往南抬,你们五个一人扯幡四人抬棺,记住不要叫外人,千万不要叫人,走到那里绳断了就把我埋在那里,百天之内不得出门。切记切记!说完此番话麻老汉再也不发一言。过了几天麻老汉无疾而终。全家记着父亲的嘱咐不敢越过雷池一步,在当晚三更时分夜深人静将父亲的棺椁抬出门一路匆匆向南,在距黄河百十米的地方果真断了绳子,弟兄几人牢记父亲的话匆匆挖了个坑将父亲的棺椁埋了,也没敢起坟丘。就这样兄弟一家窝在家里,三个月都没敢出门,眼看着一百天就要平安过去了。九十八天的夜晚吃过晚饭后全家人坐在油灯下发呆。其实也就是老大痲诠娶了妻子,其余四个还未成家。大嫂高文香做着针线活和几位小叔子闲聊,说着说着便扯到了过世父亲的“百日”节期。高文香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爹爹辛苦一辈到老了连他的节期也不让过。大瞪眼几个汉子窝在屋里什么也不干。眼看着后天就是他的百日节期,你们说说该怎样给他过一过。老大麻诠是个老实疙瘩,为人憨厚待人实诚。母亲在的时候还上了两年私塾,母亲下世后父亲又经常不在家,几个弟弟就是由他带大的,自小就养成了勤劳本分的性格,娶了媳妇后更是一切听从妻子的,从来不主事。而几个弟弟都是庄稼汉,你想想一天不干活浑身都发痒,何况三个多月那身上都落皮了。那时的社会又不像现在有电灯有手机,有着数不过来的娱乐,就是吹灯睡觉。几个月他们早就憋坏了,只是碍于父亲的临终遗言才不敢出门。此时听到大嫂的话头,就赶快接住话茬,纷纷要上到街上买肉买菜给父亲过个风光的百日节期。麻诠毕竟经的事多,不想在这两天出门怕有不祥之事。但架不住众人的怂恿。只好也答应下来.于是众人连夜装了四口袋小麦准备凌晨去城里粜点粮食给老人过事,最后决定由老大麻诠和老三麻玉去城里。俗话说找事不如赶事,赶事不如碰事。什么事都要往一块凑谁也挡不住。这弟兄两个把粮食收拾好躺在炕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刚刚迷瞪就又起来了。干脆弟兄两个挑着粮食黑夜里奔城里而去,几里路的脚程眨眼工夫就到了。到了城下才看见城门紧闭,只有城楼上的一盏“气死风”的灯笼阴死不活的透出一点光亮。弟兄俩听见城楼的守夜声才知道刚刚过了四更,正是鸣鸡狗盗之时,夜风袭来寒气入身,弟兄俩个只好将粮食堆在城楼洞里双手笼袖偎倚在粮袋借以保暖。却说新来平陆县城的县官孙仁是从外地刚刚调来的,也就是前一阵子在街上碰到麻老汉算命的。这位孙仁虽然面相有点不怎样,但却是一个有本事的主。他熟读经史知晓天下,闲暇之余饱览群书,因此不仅文采过人,还有一身知人阅面察颜观色的本领。但是当下朝廷腐败军阀混战豪杰并起天下大乱,平陆处于晋陕豫三省交界处,县城十多里的茅津渡又是黄河的重要码头,战略位置十分重要,以前的官员不是弃官不干就是被杀,许多的人都不愿来此赴任。孙仁信奉阴阳风水,祖屋是“青龙盖白虎,代代有文武”,风水绝佳。因此孙仁就抱着“莫怨天莫怨地,生来八字各有时”的壮志被分配到了平陆准备大展宏图。那一天孙仁换上便衣在街上了解民风,没想到无意间碰到麻天黄。卖石灰见不得卖面的,按说堂堂县官犯不着和一个市井艺人置口气,但是不知怎地孙仁一时冲动就走了上去。本来是想看看笑话的,不成想却白白受了一顿侮辱。虽然事过多日,但是孙仁的心里还是难平这口气。这天夜里不知怎地孙仁就是难以入睡,颠倒反复就是静不下心来。好不容易睡着却又噩梦不断:两条天空盘旋的青龙徐徐降落卷曲在东城楼大观楼的门洞里一左一右占据着通道,虎视眈眈的,一会儿闭上了眼盘卧在门洞。孙仁一个激灵吓醒了。他擦去头上的冷汗,将挂在墙上的宝剑摘下放在枕边,刚刚闭上眼又是那两条龙仍然是闭着眼静静地卧在大观楼的门洞里。孙仁一翻身坐起来叫来两名衙役,赶快去东门的大观楼查看情况。四更天正是人们瞌睡的时候,两名衙役被孙仁派去查看情况,又不说是什么样的情况。两人也懒得问,打着哈欠晕晕乎乎到了东门上到大观楼,手提灯笼往外照了照什么也没发现就回去复命了。你想啊麻家弟兄两个在城楼里的门洞里,你拿盏只照跟前不照远的玩意又怎能发现呢。孙仁听到回报,才算稍稍放下心来。经过大半夜的折腾他也疲惫极了,倒在床上就睡着了。但是他一闭眼那两条闭着眼的龙就来了,虽是闭眼龙,但也压得孙仁喘不过气来,他大叫一声醒来,拎上宝剑叫上一群衙役匆匆赶往东门,打开城门,看见两个庄稼汉卷曲在大门边睡得正酣。于是马上将两人带回县衙,立马审问。麻家弟兄两个哪见过如此场面,战战兢兢把所有一切的全说了出来。孙仁立刻兵分两路,一路去麻家抓人,另一路人马由他亲自带队押着麻家的老大麻诠和老三麻玉,出了城门前往城南,人马越过杜家崖一直向南,此时天也亮了,早上下地的人儿望见这气势汹汹的阵式,全都躲了起来。只看着麻家弟兄哆哆嗦嗦的在离黄河岸边百米地方停下来,比划着什么。孙仁却不理会这些,径直一个人迈着大步向河边仗量着,他走到离黄河边只有一米的地方下令衙役兵卒往下挖坑。众人不解但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按照县令的话去做。黄河浑浊的水夹杂着杂物卷着漩涡哗哗的向下流淌,看得人头晕,不时有漩掉的土块掉到河里,溅起老大的水花。岸边的坑也越挖越深,土壤几乎要淌出水来_——忽然,一股白气冲天,五只白鸽朝北飞去。人们看见麻天黄老汉骑着一条蛟龙持蹬挥鞭钉在那里,距离蛟龙入水只有一米(一天)之遥了。可是因为后代的无知,终于功亏一篑,被孙仁破了法。另一路兵马在麻家捉住了其余的三兄弟麻梁麻柱和麻庭,只有高文香在乡邻的帮助下逃了出去,从此不知去向。而麻家这五弟兄因为父亲的缘故最终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众乡邻心中不忍,随将五兄弟埋在杜马塬和张村塬沟岔,后来就建了座五龙庙,以纪念被杀的五兄弟(前几年修路时五龙庙被拆)。且说孙仁处理了麻家的事后,又上到杜马塬和张村塬,居高临下将县城仔仔细细一遍又一遍的勘察,最终发现平陆县城真的是块风水宝地:县城位于中条山下黄河之滨,依山傍水气势雄伟,处在条山和崤函谷之间。县城地势较高,南城石坡陡然下降,而城东缓缓徐徐而伸,城北与高崖并齐。东门大观楼高耸突出,好似凤凰之头,扬颈远望,东可达三门峡中流砥柱,南望崤山积雪,北眺条山叠翠,西及滔滔黄河;大观楼前南北各有一眼水井,入口清凉甘甜回味无穷,恰是凤凰的两只眼睛;城北之后崖,经吴家胡同向北延伸降为小沟,酷是凤凰展翅;而城南杜家崖与城相连由宽而窄展翅欲飞;城西有一土丘名曰小堡,遍种柳树,常年四季绿荫满山。每年元宵节树灯相映,好似凤凰开屏彩球闪烁十分漂亮;城内便是绿竹,翠竹绿茵美不胜数。纵观全城真如一只展翅冲天的凤凰。无怪乎当地的一首童谣唱的那样:                   平陆县城凤凰城,                   地杰人灵出英贤。                   真龙天子五将保。                   还有六斗六升六合芝麻官。孙仁在这里做官,岂能容忍这么些的能人异士。于是将大观楼下的两眼水井填实(挖眼),在县城和杜家崖中间挖道大壕(断翅),将城内的竹子全部移到老城的大小涧北一带(现在大涧北村有着许多茂密的竹枝,据说就是那是移栽过来的(拔毛),将小堡的柳树全部砍掉(削尾),硬生生将一个人灵地杰的古城给破坏了……孙仁在平陆县城办的这些伤天害理的事后内心惊恐,时常做噩梦。梦里的内容总是在北门,因为毁城时他从北门出的城,登高后才看清全城的面貌,于是他便下令将北门彻底封死。从此平陆县城就没有了北门。由于老县城的风水被破坏,气脉流动精气所聚,便产生了许多的蚂蚁,聚齐在五龙庙的跟前。说来也怪,这么些的蚂蚁大量聚齐在五龙庙后只有一条往北爬的路线,不拐弯不掉头,所有的都是一个方向。只有在远离五龙庙后才自由分散。……(此故事实际上是根据明末清初李虞夔反清复明的历史为基础而流传加工的。李虞夔,平陆县城杜家崖人,举人进士,先在明朝刑法最高机关“棘寺”任职,后任枢部郎之职,都察院副都察御史,后任宁夏巡抚,后人尊称李都堂,是因为明朝灭亡后,李虞夔变卖家产聚众抗清复明坚持数年全部遇难的缘故。这期间发生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他的部将李法官史阎王薛盗贼等等也都留下了许多的传说和故事)(平路老县城兴建于金兴定丁丑年《1217年》,金元时为解州州治所在地,期间经过15次扩建补建。城分内外。内城周二里五十步,高二丈有奇,厚如之,池浚一丈有奇,阔如之;外城补壑断崖,环城六里。内外城有门六座,有门楼及两个角楼。城内常住人口4000。上世纪为了人类为了国家自身更好的生存和发展,在修建黄河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完工后,三门峡库区蓄水,平路老县城经过743年的历史沧桑,融入了黄河母亲的怀抱)。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1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 陈世才

上一篇:律师,执业生涯中至少应看一遍的好书

下一篇:中国好人——马学杰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的作品,图书,资料均为网友更新,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谢谢!

QQ:81962480  |  地址:广东省阳江市  |  邮箱:12345678910  |  
粤ICP备19039935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