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月草文学网!

陈年老酒旧时友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 2021-08-07 17:21:01 ☆阅读: 在线投稿

暑假的时候从武汉起飞落地沈阳,正好去探望一下渣旭,他说他安排,其实就算他不安排我也要找他喝一顿,高中那年我们都未曾服过对方,只是那时有故事下酒,青春便可作一场宿醉,醒来之时不是他狗就是我狗,或许我们都曾经走过心,最后醉的像条狗一样吧。

渣旭是我兄弟,一年没见,些许有点生分,凌晨候机正午才坐着公交来到约好的地方,拖着行李箱的我有些疲惫,渣旭穿着工作服出来接我,走路依然左脚画圈右脚踢,毕竟老友,我张开双臂准备给他个拥抱,渣旭却以为我又要揍他,呼啦的一下闪开了。我一愣,或许当年杀气太重,在渣旭的心里仍有阴影。我TM火腾的就上来了,对着渣旭开了一脚,又不解气补了一大波溜子,这才舒服的坐到桌上开喝。渣旭仍然还是那个渣旭,不曾变,我亦然。

但时间不对,地点也错了,酒还是酒,却喝不出当年的味道。我也说不上当年是什么味道,不过是羊腰子就着韭菜,吃两片甜的面包片,喝一口苦的黑松,喝的嘴里发苦,心里就不苦了吧。

酒喝的是回忆,跟渣旭的回忆却全是些见不得人的蠢事,像什么七夕约妹子去图书馆,结果人家看电影去了我俩在网吧跪了一天。当时早出晚归,在锁清秋待的时间比回家都多,以至于到了大学想家了就去上网,找找回家的感觉。那时有家小烧烤店,辣串好吃的不得了,我俩三天一小顿五天一大顿,晚上去上英语多数是醉着去的。渣旭唱歌有两下子,喝酒却还跟我差点,每次聚会他订K我搞酒,他唱一句你说你有点难追,我就扯着嗓子喊我就打断你狗腿,老子都干了你这还没下去,养鱼呢?

金华园也是个喝酒的好地方,当时办了一张会员卡,带着大家一起去吃刷积分,但多数时候是去喝酒,酒从隔壁佳慧带过来,最好的是找个沙发座,喝到躺下还可以睡一觉。

跟渣旭回忆,脱不开一个酒字。但真正值得拿出来说的,也就两次,一次是渣旭被停课,六十二度牛栏山二锅头就着蛋炒饭往肚子里咽,渣旭像疯了一样问我凯哥为啥,咋TM就变成这样了。我记得我抽他了,也踹他了,但是后来他在墙角站一中午,我送的饭。第二次又搞事情,手机丢了,慌的像条老狗一样,我陪了他一下午,帮他把计划实施,最后结果忘了,也不重要了。

渣旭有好事的时候从不叫我,我高兴的时候也没想过他,我俩聚在一起不是干坏事就是TM走在去干坏事的路上。渣旭爱哭,包夜跟家里闹别扭哭,毕业因为大学哭,经常在我面前哭的像条老狗。我脾气不好,看着他哭就想揍他,我难受的时候跟他喝酒,还是想揍他,因为他笑的像个傻瓜,好像在说我也不过是条狗,一条更老的狗。

一年多了,峰哥的脸还是那么圆,王琳李静越来越好看,感觉像两个明星,凤元还是吃不胖,蕴含也没瘦下来,老队喝点酒还是脸红脖子粗,岳森叼着烟卷发表意见,猴哥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宝哥越来越有气质,吃个饭都正襟危坐。小轩还是不想跟你说话,保持沉默不发一言。一桌人仿佛回到了高三,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或许缺了一个高喊着峰哥生日快乐要酒喝的我,或许又不缺。

离家路远,短假难归,渣旭勿怪,若今日过生日的是我,怕是你也不可能跋山涉水来武汉给我庆生吧,一段视频,一人一面,足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TAG标签:旧时(4)老酒(1)
[ 喜欢本文记得分享给好友哟 ]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