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散文网!

当前位置

散文网 > 心情日记 > 心情随笔 >

我与手机的故事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 2021-04-02 10:11:34 ☆阅读: 在线投稿

二十年前,还没有手机这个词。那时的通讯工具,除了固定电话外就是无线可移动电话被人称作“大哥大”,之后又有“大姐大”什么的。那时的我真的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用上那先进的通讯工具。因为那么贵的东西,一万多块钱才买的了,只有做生意的人才买得起。我一个小商店的营业员做梦都敢想。

记得听到“手机”这个词,是在1996年,那时与弟弟、哥哥一起去郑州打工。那时哥哥虽是领头的,身上的通讯工具也只有三千多元才买得了的摩托罗拉寻呼机。1997年初,与一好友一块儿去郑州卖邮票,那时的老板娘与好友说;“你要买手机,我的女儿是卖手机的,要了可以优惠,八千元一部。”那时的流行语好像是“手机、呼机、商务通一个都不能少”。

1998年初,哥哥三千多元买了一部“爱立信”手机,那时的话费也很贵,有一次我只打了一分多钟,话费都四块多。也是那一年,我才有了一部寻呼机。还是从一好友手里买的二手货。两年后,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呼机也逐渐成为昔日黄花,淡出人们的视野。“手机成为成功人士的一种标志”。

也是那之后,“手机”更成为我的一种奢侈品。因为在那之后的几年里,我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哥哥有活时跟着去干些时间,没活儿时天天摆个旧书摊,生意也很赖,养家户口都困难。单位里没有活儿干时,连生活费也没有。2002年弟弟买了部手机是“菲利浦”的,靠那手机弟弟也联系点零活儿,我跟着去干。2004年在街上遇到大学时的班长,第一次知道了同学的手机号,可那时我还没有手机。那年,在洛阳打工时,看到收废品都带着着手机,我很是羡慕,更梦想着自己哪天也能有部手机。

2005年,我才用上了手机。那是哥哥给我的。手机牌子是“迪比特”,没想到半年后的一天早晨不慎掉进厕所。勉强捞出来已不能再用。那时,我在公务员一期工地打工,我说要买手机时,一工友说:“如果你要卖一千多块钱一部的我骑摩托带着你,买一千元以下的我就不带你了”。随后的一天中午,我的表弟骑摩托带着我一块儿到“胖东来电器城”花了七百元买了一部LG牌子手机的,也算是品牌机,直板、彩屏、和谐铃音、支持上网。

只是不支持蓝牙传输,和mp3,mp4。那时还搞活动可以参加摸奖,我伸手摸奖时,表弟说:“来让我给你摸。”我把摸奖的的权利让给了他,不想他把摸奖的喜悦带给了我。他摸到了一部“漫步者”音响。领奖时他对服务员说:“能不能换成别的奖品呀?”服务员说:“不能,摸到啥要啥”。(那音响闲置了几年,不想去年买了电脑后派上了用场。看到这音响我就想起了我买的第一部手机,也想到这音响是谁给我带来的。)之后我们满怀喜悦踏上归途。回来的路上与表弟在一家饺子店要了一斤半饺子,一盘花生米、两瓶啤酒。吃饭时那同事打了我的手机,没等我接就挂了,到工地后那同事告诉我说:“我就是想知道你是否买手机了”。那手机虽没太多的功能,能接能打、能发短信。

[ 喜欢本文记得分享给好友哟 ]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