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散文网!

当前位置

散文网 > 心情日记 > 心情随笔 >

简单的故事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 2021-04-02 10:13:02 ☆阅读: 在线投稿

远方传来一声声呼唤,那样亲切,令人感到安心——题记

不被选择的诞生,一开始也许就是一场悲剧,在任何时候都在演绎着搭建者通往死亡的阶梯。无处可逃的我,在阶梯的最下面仰望着天空,一片湛蓝,几朵白云。

那是我幼时想要的童话背景,做一名能安静地,舒服入睡的孩子,不再为明天的太阳而担忧,也不必为今日的黑暗所害怕。

但却一路上,赤脚走在铺满玻璃碎片的道路上,每走一步都是深刻的,痛彻心扉的。有时,我在想,我还那么小,不应该去承受这般困境。从最初歇斯底里地呐喊,到最后的沉默寡言。许多人都说我变了,变得令人无法猜测了。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还是我,只是多了一张面具而已吧了。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面具,因为在现代车社会里,你假如不披上面具就会被打击地体无完肤,甚至无法坦然面对众人。同样的,我们也很喜欢那些带着面具跟你交往的人。因为,面具很体贴也很善良,会微笑会逗你开心会让你感到暖意。也许这样说是不真实的,但是人都是自私的,我也很自私,只靠进那些包容,理解你的人。从不去惹那些对你恶言相对或者让你负债累累的人。

让我们不去招惹那些人了,那我们就算是成熟了,长大了,变得聪明了。

你会不会扔下我不理不管?

不会。

你会不会带上这样的我一起漂泊?

会。

你愿不愿意就这样一辈子和我在一起,不分离不吵架?

我愿意。

第二天的时候,天微凉,露珠铺满了在街边的小草。她一个人离去了,背上了她的行李,头也不回地搭上了长途汽车。

像梦里的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带一丝柔情。

许多年后,有一个女子,常年在海边等待一个人的归来。慢慢地,她染上了名为绝望的病症,一开始的时候,用小刀往自己的手上割一条痕迹,不深,但血液依旧不停往外流。幸好有人发现,帮她包扎起来了。

时间没有治好她的病,反而令她越来越严重,短短数月,她已经变得伤痕累累。双手,脸,腿……

她令所有人都害怕。

没人会去招惹她,从开始的同情到最后的厌恶。

她是大家嘴里的神经病。

是家里一个浓重的污点。

出逃,四处流浪,

走过大城市的红绿灯,

挤过来人来人往的人行隧道,

见过灯红酒绿的夜晚,

最后,她选择了一个城市,

一线城市——广州。

早上的人是匆忙的,无心周围的事物。

晚上的人是疲倦的,脚步悠哉两眼犯困。

但这里有一种味道,

带着陌生而熟悉,

像某人,

连这个城市也很像某人自身带来的气质,

[ 喜欢本文记得分享给好友哟 ]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二维码